57岁的迈克尔-乔丹就坐在那里,留给我们只有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。

万万没想到,当《最后之舞》掀开神秘的面纱,第一幕竟是如此静谧。

看着看着,你的内心渐渐生起好恶,你崇拜和敬仰的传奇名单里加上了MJ的名字,而不讨喜自然是站在对立面的时任公牛经理杰里-克劳斯。

若是没丢掉记性,大概会记起《太空大灌篮》中那个由韦恩-奈特饰演的矮胖跟班,成天跟在帮主的后头,说些滑稽之语,言谈举止间确实让人想到乔丹口中的那位“Jerry”。

不过,在1998年,倒是有另一部电影和这位篮球之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此片的导演名为斯派克-李,场下哥俩私交甚笃,场上则各为其主。但在这部《单挑》(He Got Game),身为尼克斯头号球迷的李爷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一次隐秘的致敬。

他选的方式很简单,捏一个叫“耶稣”的主角,并放上一双Air Jordan 13。

1、当《单挑》(He Got Game)于1998年的劳动节上映之时,公牛的1997-98赛季仍在进行,此时乔丹的面前横亘的对手是夏洛特黄蜂,一支日后会被他收入囊中的家乡球队。

也正是在以老板的身份接手黄蜂之后,帮主才明白杰里-克劳斯是如何建立一支“Team”的。但在他公牛最后一个赛季的初期,Michael的脑子里全是愤怒的情绪。

罗德曼的续约,皮蓬的潜在交易,菲尔-杰克逊的一年合同,哪哪儿都是坏消息

“日久总生情,我俩就像步入了一场婚姻,花了大把时间一块儿泡在训练馆里,一同撸铁,在场上也渐渐亲密,我们的友谊不断加深,终于让他也产生了共鸣,‘这家伙竟然跟我一样努力。’”为了留住知心小老弟皮蓬,乔丹打算和管理层死磕到底。

篮球写手比尔-西蒙斯的比喻无比贴切,“我觉得‘Pippen’应该成为一个名词,代指最佳副手。他总是清楚一点,乔丹才是那个男人,而他只需做好一切,来帮主乔丹和公牛队赢下比赛。”

如此多的明证在前,却在“金钱”上绕不过去,就如同西蒙斯在代表作《篮史通鉴》中揭示的那样,篮球的秘密永远在场外。要命的是,等着续约罗德曼也没那么好糊弄过去。

对于越发张狂的“大虫”来说,他确实天天都有新乐子,可到了工作日,人立马两样,连沙奎尔-奥尼尔都服气得不行,“比赛日他都会迟到,在开球10分钟之前才到,穿的花里胡哨,吃着鸡肉米饭,在教练训话的时候就溜出去,冲个冷水澡,然后给你抢25个篮板回来,之后他又换上时髦的衣服,去混夜店了。”

反正,不知是哪一方缴械投降,最后罗德曼还是安分地坐在了谈判桌上,签下了一份起价在300万-400万美元之间的一年合同,他要若能完成一些附加成就,合同最高可达1000万美元。即便如此,望着眼前这将帅心不齐的景象,第二个三连冠?怕不是痴人说梦。

2.在《单挑》(He Got Game)中,李讲的主题正如乔丹当时的心境一般,一个“困”字足矣。

主演方面,他也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,选择了Air Jordan品牌旗下签约的球员、雄鹿新星雷-阿伦。为其安排了一个“耶稣-夏特沃斯”的角色,妥妥的篮坛未来巨星。而尚在巅峰期的实力派丹泽尔-华盛顿则饰演他的老父亲,身陷囹圄。

为了营造无所不在的张力,整部片子的原声带都交给了说唱界里的哲学家Public Enemy,托大佬们的福,一首和电影同名的主题曲很好地勾勒了整部片子柳暗花明的轮廓。在不剧透的前提下,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关于“抉择”的故事,也在知名影评网站“烂番茄”上收获了超过八成的好评。

虽说BGM和演出阵容都搞定,可斯派克-李急需一物来画龙点睛,这玩意儿最好和篮球有点关系,目之所及,一双发售于1997年万圣节的Air Jordan 13就躺在那里,如同窥见了篮球之神的背影。

就设计师汀克-哈特菲尔德所言,对于第13代,他想要的概念是“最新”,而营销部门给出的噱头是“最轻”,无论如何,既然是第一双用电脑设计出的正代AJ(没错,所用软件为Mac平台的Photoshop 和Illustrator ),它就要和之前的兄弟们都不同。

有趣的是,当Air Jordan自家代言人的雷-阿伦走入片场时,AJ13尚未市售,可他依然发现,在场的诸位都拿到了这双狠货,“按理说,不可能有人拿到AJ13,可斯派克有一双,丹泽尔有一双,我当下就懵了,‘你们到底是怎么拿到连我都莫得的鞋子?’”

总之,Air Jordan 13 ‘He Got Game’配色因此得名,就在影片的结尾,“耶稣-夏特沃斯”在大学的宿舍里收到了一封父亲的狱中来信,上面写着,”你的教父总跟我说,‘你一直都在找鞋子,总有一天,你会找到一双适合你的鞋子。’”

“他”确实找到了,一双Air Jordan 13,一双陪着Air Jordan跳完最后一支舞的仙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